不當追求(學生篇)
【事件經過】   
       高二男學生阿強(17歲),校內合唱團甄試活動中認識高二女學生美美(17歲),阿強對美美一見鍾情,邀請美美放學後共進晚餐,美美以要補習為由婉拒。阿強覺得被拒絕是因為追求行為不夠熱烈。隔天放學時,阿強帶著10朵玫瑰花,在走廊攔住美美,向美美告白。但美美覺得與阿強不算認識,且對阿強沒有特別的感覺,拒絕與阿強交往,不願意收下阿強的玫瑰花。阿強不肯讓美美離開,硬要將花塞給美美。此時A師經過,撞見二人拉扯,詢問事情經過。阿強說:「我只是想表示我喜歡她,我有錯嗎?」美美說:「我不喜歡他,他的行為讓我覺得很怪異、噁心。」A師告誡阿強不得再有騷擾美美的行為,A師隨即告知學校通報權責人員。

Q1:阿強的追求行為有何不妥?
Q2:美美被不當追求時,該怎麼辦?
Q3:A師知悉上述情形後,該如何處理?
Q4:學校可以保護為由請美美不要來學校嗎?

分手暴力(學生篇)
【事件經過】
       高職三年級男學生阿明(18歲),與同班女學生阿嬌(18歲)為交往一年的班對,近來阿嬌想與阿明分手,二人在學校頂樓露台談判。阿明不肯與阿嬌分手,揚言要跳樓自殺。阿嬌說:「那是你的事。」轉身要離開。阿明伸手拉住阿嬌,苦苦哀求,但阿嬌說:「爸媽要我跟你分手,專心準備考試。不要再說了,我已經決定了。」阿明一氣之下,出手毆打阿嬌,阿嬌大叫,阿明喝斥道:「不准叫。」阿嬌非常害怕,不敢再叫。阿明將手伸進阿嬌衣裙撫摸阿嬌下體,並向阿嬌求歡,此時女同學香君與教官宗漢出現制止了阿明。宗漢將阿明、阿嬌二人帶至輔導處隔離安置,並聯絡二人的家長。阿嬌的母親看到淚流滿面的阿嬌,非常心疼,當場要求學校調查此事並嚴懲阿明。學校緊急隔離二人,要求二人不得再與對方聯絡,並安排阿明在調查期間暫時轉至隔壁班就讀,但阿明選擇請假在家。
事發之後,阿明不理會學校要求,仍狂打上百通電話找阿嬌,並傳很多解釋、道歉、求和的簡訊,還表示要負責將阿嬌娶回家。阿嬌不想再與阿明聯絡、不想嫁給阿明,雖已停用該門號,但仍感到非常害怕,請求學校制止阿明,並加強對她的保護。

Q1:阿明對阿嬌的行為可能觸犯哪些法規?
Q2:阿嬌對阿明的分手暴力行為,可以如何保護自己?

師生關係-師生戀(學生篇)
【事件經過】
  高中理化老師瑞平(27歲)年輕帥氣,是該校女學生注目的對象。高一女學生雅麗(16歲)非常愛慕瑞平,常在下課後找瑞平聊天、討論功課。瑞平也很喜歡雅麗,會打電話、買東西給雅麗。有人目睹二人在海灘散步、共乘機車出遊,二人談戀愛的八卦消息開始在該校流傳。

Q1:師生戀可能觸犯哪些法規?

師生關係-性侵害(學生篇)
【事件經過】
  高二女學生小君(17歲),為學校羽球隊選手。小君自幼喪父,與母親相依為命,母親打零工勉持家計,故小君立志成為職業羽球選手。已婚的教師兼羽球教練(38歲)非常賞識小君,對小君特別用心栽培,使小君的比賽成績突飛猛進,甚至贏回國際性比賽,獲得獎金貼補家用。小君很崇拜教練,小君及母親都視教練為恩人。教練日漸接近小君,教練開始會製造有一些二人獨處的時間。某個週末,教練開車載小君單獨出遊,途中教練表示突然很想睡覺,為確保行車安全,先至路邊汽車旅館休息。小君一直把教練當作父親般看待,孰料教練在旅館,隔衣褲撫摸小君下體。小君嚇壞了,卻不敢不順從教練的命令。小君回家後,跟母親表示不想練羽球了,並一直哭泣,在母親追問之下說出此事,小君的母親打電話質問教練,教練矢口否認,表示知道小君喜歡他,但已拒絕小君,若對外講這件事,教練將控告小君誣告,小君的母親憤而報警並告知學校。。

Q1:教練撫摸小君下體行為可能觸犯那些法規?
Q2:對於教練的行為,小君可以如何伸張權益?

家庭內的性侵害(學生篇)
【事件經過】
  高一女學生小婷(滿16歲),某日向輔導老師詢問關於避孕的事情,後來向輔導老師吐露,就讀他校高二的哥哥阿祥(17歲),會趁父母親晚上不在家時對她性交。並恐嚇小婷,若告訴他人,就要把她趕出家門。小婷不願意再這樣下去,而且很擔心會懷孕,不知道該怎麼辦。

Q1:學校知悉後該怎麼做?
Q2:阿祥對小婷性交行為,可能觸犯哪些法規?
Q3:事件管轄學校接獲告知後應如何處理?

網路交友陷阱(學生篇)
【事件經過】
  高二男學生阿明(17歲),偶爾會在房間自慰。某日凌晨二點在網路聊天室認識國中女學生小芳(15歲),二人相談甚歡,互留手機號碼,相約翌日去看電影。二人碰面後,阿明見小芳長得很漂亮,對小芳大獻殷勤,小芳見阿明長得很帥,心中小鹿亂撞。阿明在騎機車載帶小芳去電影院的路上,故意繞路經過自家住處,詢問小芳願不願意到他家喝杯茶,小芳沒想太多就答應了。二人進屋時,阿明的家人都不在家。阿明帶小芳參觀自己的房間,二人坐在床上聊天,阿明隨後逐漸靠近小芳,開始撫摸、親吻小芳,由於小芳對阿明很有好感,並沒有拒絕阿明的舉動。後來阿明有了性器官勃起的生理反應,要求與小芳發生性行為。小芳覺得二人初次見面,表示不願意發生性行為,遂以手推開阿明,往房門外走。但阿明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生理需求,且認為小芳是欲迎還拒,仍將小芳推至床上性交,並在體外射精。阿明基於好奇、好玩,不顧小芳反對,還以手機將性交過程錄影下來。事後小芳一直哭泣,阿明則好言安慰,表示小芳是他的人了,會好好疼愛她,時代不同了,不需要有處女情節,體外射精不會懷孕。小芳回家後,被母親發現脖子有吻痕,小芳遂向媽媽哭訴被欺負,媽媽帶小芳報警,警方依法搜索阿明房間,扣押阿明手機。一個月後小芳發現懷孕了。小芳的爸爸氣不過,在阿明上學途中攔住阿明,並痛毆阿明,阿明還手防衛,導致二人都掛彩。

Q1:阿明對小芳性交,可能觸犯哪些法規?
Q2:阿明拍攝與小芳性交的畫面可能觸犯哪些法規?
Q3:小芳在事件發生後可以如何主張權益?
Q4:如果小芳懷孕後,還能不能上學?

偷窺/拍與暴露狂(學生篇)
【事件經過】
  高三學生阿竹,時常躲在女廁偷窺、偷拍女老師、女學生如廁,也常躲在樓梯死角偷窺、偷拍女老師、女學生裙底風光。阿亮跟阿竹同班,偶爾在游泳池、教室內故意不把褲子穿好,露出性器官。阿竹、阿亮都喜歡觀賞A片,故結為好友。某日女老師上課時,阿亮未將褲子穿好,露出部分性器官;阿竹在課堂上把玩手機,觀賞私房照片。女老師經過阿亮、阿竹的座位時,撇見二人脫序的行為,立刻命令阿亮將褲子穿好,並沒收阿竹的手機。阿亮大聲抗議道:「妳是嫉妒我的很大!」阿竹也大聲抗議道:「妳無權沒收我的手機,趕快還我,不然我告妳!」女老師依據性別平等教育法向學務處舉發阿亮、阿竹的行為,學校依法進行校安及社政通報,並聯絡阿竹、阿亮的家長後,將本案交由該校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調查處理。阿竹的手機被當作證物,由學務處暫時保管。多位女老師、女學生證稱是阿竹偷拍行為的被害人,也有多位男、女學生證稱曾經被阿亮的暴露行為嚇到。家長會代表要求學校將阿竹、阿亮趕出該校。

Q1:阿竹偷窺、偷拍他人如廁及內褲的行為,可能觸犯哪些法規?
Q2:阿亮在游泳池、教室內故意露出性器官的行為,可能觸犯哪些法規?
Q3:被害人可以如何主張權益?
Q4:被害人能否要求學校將行為人退學?
Q5:阿竹表示希望學校不要告訴母親,學校可以答應嗎?
Q6:女老師當下可如何處理阿竹的手機,保留證據
Q7:阿亮對女老師說:「妳是嫉妒我的很大!」老師可以如何主張權益?

性騷擾/性霸凌(學生篇)
        高職一年級男學生大雄(17歲),長得高頭大馬。同班男學生阿文(17歲),長得纖細矮小。大雄常故意在阿文耳邊說:「『娘砲』,我好想幹你。」阿文總是裝沒聽見地忍耐。有一天大雄邊說邊伸出舌頭舔嘴唇,阿文覺得非常噁心,鼓起勇氣說:「你不要再這樣鬧我了!」大雄挑釁地說:「我不但要說,我還要摸!」並手作勢要抓阿文下體。阿文很生氣地推開大雄的手,轉身要離開。孰料,大雄從阿文背後抱住阿文,並大聲吆喝:「大毛、阿丁,快來呦!來玩『阿魯巴』,幫『娘砲』轉大人喔!」大毛、阿丁聞聲而來,三人合力抬著阿文,將阿文的下體多次衝撞鐵欄杆,阿文痛得眼冒金星。同班女學生娟娟出聲制止:「你們不要再弄他了!你們真噁心!」三人才罷手,大雄還說:「要女生保護,真是『娘砲』!」當日阿文因為下體紅腫破皮而就醫,隔天拿著驗傷單至學務處求助。

Q1:什麼是性霸凌?
Q2:大雄對阿文說:「我好想幹你。」有違反性平法嗎?
Q3:大雄作勢要抓阿文下體,有違反性平法嗎?
Q4:娟娟覺得大雄、大毛、阿丁玩「阿魯巴」的行為很噁心,是不是被害人?
Q5:針對本事件,學校應如何處理及改善?
Go to top
Bitnami